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2018年上海35亿大老板假扮农民工,到工地上班第一天,差点被开除

时间:06-09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91

2018年上海35亿大老板假扮农民工,到工地上班第一天,差点被开除

2018年8月贵州黔东南望谟县的一个工地里,来了一个戴着眼镜,总是笑呵呵的男人。男人自称王军,到了工地后就开始四处打听工头,最终分配到小工何兴平的手下当学徒,结果因为干活质量太差,好几次被工头责备,气得工头要开除他。幸好师傅何兴平心善,看着胖乎乎的王军,觉得这人一定遇到了难处,就主动帮了一把,让王军顺利拿到了当天的工资,并将王军带到了自己家中落脚几天。本是一个不求回报的善意,何兴平却根本没想到,眼前这个永远笑呵呵的“兄弟”其实是上海一位身家35亿的大老板。当然,更大的惊喜还在后边。工地里来了一个文弱书生“不像是出苦力干活的,倒像是一位先生。”这是何兴平见到“王军”第一眼的印象,心里对这个徒弟能不能干成事,可以坚持多久,心里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何兴平的第一印象没有看错,“王军”确实不是一名普通的农民工,而是上海均瑶集团的董事长王均金。“王军”这个名字,是节目组给他起的假名字,而他本人正在参加一档名叫《城市梦想》的节目。听到节目组的挑战任务是假装农民工,到工地上去干活,王均金并没有觉得这个多困难。作为一名企业老板,王均金十分清楚身体健康的重要性,因此空闲时间也在健身,力气还是有一些的。他痛快地蹬上了一双解放鞋,换上了农民工穿的短袖短裤,仔细检查了手里那一套泥瓦匠常用的工具。为了避免王均金身份曝光,节目组特意给他安排了“王军”这个假名字,并且将他的手机暂时存放,只留给他200块钱的生活费。“200块钱,肯定不够花啊!”这是一匝用得有些旧的纸币,大部分都是十块二十,王均金仔细清点着数目,一边笑呵呵地表示200块钱不够用。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200块钱对一名普通的农民工兄弟而言意味着什么。出发前,他满脸轻松,扛着蛇皮袋和员工们道别,并将工作安排好,特意嘱咐台风要来,让大家提前做好防护准备。交代完一切,他就坐车前往了目的地望谟县。王均金见到师傅何兴平后,马上注意到对方眼神中的猜疑,为了打消对自己身份的怀疑,王均金称自己做生意失败了,没办法只能到工地打工赚钱生活。临场发挥的“履历”没有让何兴平再产生怀疑,十分耐心地教这个运气不太好的徒弟上工。王均金的第一个工作任务是运沙子,工头要求两个人在两小时以内运输40车的沙子。从来没有干过工地活的王均金此时还不知道,40车的沙子究竟意味着什么。想要把小小的运输车装满,大概需要200斤的沙子,算下来要弯腰铲上50次才能完成。刚开始的时候,王均金觉得这点活就是纯苦力,小意思。可随着一车又一车的沙子运走,王均金感觉不对劲了。真的是太累了,无数次都想停下来歇一歇。可上工第一天就喊累,肯定会引起别人的猜疑。再看看身边的何兴平,他一直就没停下来。王均金咬牙闷声和师傅一起在规定的时间内,运了40车的沙子。整个人累得快不行时,工头又给两个人安排了另外一项工作:拧钢筋。为了让王均金看清楚,何兴平十分耐心地慢动作演示,王均金几下就掌握了技巧,能够独立完成。王均金拿起一根裁剪好的钢丝,将原本两条十字相交的钢筋捆住,然后再利用手上的铁钩把钢筋扎紧。这样就完成了一个。这件活儿确实没什么技巧,学起来也很快。可问题是,干这个活一定要速度快。王均金显然不行。他好不容易完成了一个,结果发现何师傅都做完了四五个。为了赶上进度不拖累其他工友,王均金努力加快速度,可这一弄又导致时不时有不合格的出现,气得工头一直摇头,让何兴平多多教着点徒弟。平常在公司里,都是指挥别人干活的王均金,突然换了一个角度,成了挨批的对象,倒也是一番奇妙的感受,王均金不由得苦笑了一下。王均金这个时候可没时间抒发感慨,因为他身体快到极限了。拧钢筋听起来简单,最大的难点一个是速度,一个是工作起来太受罪。王均金一直蹲在楼顶,盯着火辣的太阳,汗水湿透了他的衣服。他此时腰酸背痛,感觉自己即将脱水。于是他不停地给自己灌水,每次都是一口气喝完一整瓶。好不容易忍到了午休,看到徒弟累得不行,何师傅带着王均金到了他的“秘密基地”,一个铺着凉席的毛坯墙角。而这就是他们午休的地方。王均金有些无奈,这地方怎么睡,就这样坐着?可他刚坐下还没两分钟,鼾声就响了起来,困倦的他进入了梦乡。还没等休息过来,何师傅就轻轻拍醒了王均金,喊他起来继续做工。此时王均金才知道,原来农民工中午的休息时间这么短,而且还没休息日和年假。下午的工作是贴地板砖,这可难为坏了王均金,即使师傅耐心教了一遍又一遍,王均金还是没能掌握到技巧。工头气得告诉王均金,如果接下来的工作还这样,明天就不要来了。一直到傍晚时分,彻底累倒的王均金和师傅一起去找工头领工资,他看着手里的现金有些不可思议,这一天这么辛苦,怎么就只有一百出头?何兴平看着这位徒弟,笑着说,农民工就是这样。本以为两个人也就一天的师徒缘分,何兴平也准备回家,心善的他放心不下这个工作总是让人操心的徒弟,询问他是否找好了落脚的地方。王均金初来乍到,也不知道该去哪儿落脚。善良的何兴平推来摩托车,问王均金如果不嫌弃家里穷的话,倒是欢迎王均金小住几天。贫困的家庭对于王均金的到来,何家人都表示了欢迎,还热情地给王均金准备了热乎的饭菜。通过和何家人的交流,王均金对这个贫困的家庭又有了新的概念。何兴平的母亲已经80多岁,家里两个姐姐,其中一个常年卧在病榻,不仅需要人照顾,还要花钱看病。何兴平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大女儿已经中专毕业,到县城当了一名协警,小女儿和儿子都还在上学。为了留在家里照顾这一大家子,何兴平的妻子只能在家里种玉米,一年的收成也不过一千多块钱。何兴平告诉王均金,明天村里有人要盖房子,问王均金愿不愿意一起去,得到的自然也是肯定的回答。第二天一大早,吃完早饭的师徒两人就前往了盖房的东家家里。作为学徒,王均金十分认真地跟着何兴平学盖房子。可这是技术活,没有任何经验的王均金工作总是不达标。正在师徒俩探讨技巧时,一个年轻男孩来到了工地,并带来了一句话:“姑姑生病了,姐姐让送钱。”何兴平的姐姐常年生病,已经很多年了,却一直没有找到病根,因此越拖越严重,经常因为剧烈的疼痛而备受折磨。看到弟弟一家都被自己拖累,姐姐也有过不止一次轻生的想法,最终都被家人拦下了。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很多时候姐姐都在默默承受着疼痛,往往到了实在忍受不了才会去医院看病。这次治疗,一个疗程又要一千块,带着姑姑去看病的大女儿,自己也拿不出这笔钱。何兴平忙完手里的活,骑着摩托就急匆匆往县医院赶。王均金感觉到摩托车似乎有点问题,结果一问何兴平才知道,这摩托车已经很多年了,刹车也坏了,但是何兴平一直没钱修。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