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特写】冰雪阻归途

时间:02-08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23

【特写】冰雪阻归途

界面新闻记者 | 赵孟 吕雅萱 实习记者 田鹤琪界面新闻编辑 | 刘海川2024年春节前十多天,一场波及湖南、湖北、安徽等十多个省份的冰雪灾害不期而至。这可能是自2008年中国南方冰雪灾害以来,中国面临的最严重的冬季极端天气。时值每年最大规模人口迁徙的春运,罕见的冰雪天气考验着归家者的信心,也考验着管理部门的应急处置能力。受困的人们展现出普遍的互助精神,陷入泥沼的车子被合力拖起,滞留乘客接到沿途村民送来的热水和泡面,事故中的卡车司机获得交警的及时救助。天气预报显示,此次极端天气或将持续到除夕。无数的人们已经在路上,或准备出发。面对暴风雪,归乡的路再艰难,也阻挡不住人们回乡的脚步。满屏都是“晚点未定”“暴雪!冰冻!预警升级!”2月4日,农历新年前五天,许多平台发布类似天气预警,提醒公众谨慎外出。但对于归心似箭的旅客来说,极端天气并不能让他们改变行程。李志奇和王浩在武汉一所高校念书,今年正值研三。宿舍共有四人,另外两人早早离校,因为还在修改毕业论文初稿,以及准备三月份的公务员联考考试,他俩选择留校一段时间,“在学校学习效率更高一些”王浩说。但万万没想到,这一留,恰好撞上了春运和湖北最强雨雪天气。李志奇的家在宁夏中卫市海原县。如果乘坐飞机,只需花费2个半小时,再从银川搭乘大巴用三、四个小时就能抵达海原。而如果换乘火车,则需要先用19个小时抵达固原市,再坐一个小时的大巴车回家。所耗时间足足翻了3倍多。为节省时间,他购买了2月3日9点40分的飞机票,而当他抵达武汉天河机场,过安检后,却被告知航班取消。他很无奈,不得不又在购票软件上查看当天的火车票,全都显示无票。他只能将时间顺延。幸运的是,4日下午六点还剩6张无座票,他当机立断买下。这意味着,他即将承受站立19个小时的艰辛。4日下午,李志奇离开学校。大雪令校园里一片狼藉,他拍了几条视频发给朋友,“我准备出发了,学校里太‘惨’了,这个老师的车被(树)砸了,这也倒了好多(树)。”“外面更是‘惨不忍睹’,这棵树原来好高的,现在被压得这么低,好多树都断了......”他在视频里说。下午5点左右,李志奇拖着自己18斤重的行李箱到达武昌火车站,行李箱里装着三四双球鞋,还有不少书,他还买了两桶泡面当干粮。面对站内密密麻麻的人群,他拍了几张照发了条朋友圈,调侃道:“我仅代表个人邀请大家来武汉过年。”“车站里面人特别多,已经人满为患。”李志奇看到人们或坐、或站或躺着,年龄各异,但中老年人居多。因为列车晚点的缘故,随处可见大家端着泡面吃,周边的饭店里也人满为患。40分钟后,候车厅显示屏上提示,李志奇乘坐的列车“晚点未定”。“我还好,都能坦然接受,对我来说这些都是小事。”他打算先把票退了,再回学校待几天。汉口站大量车次被延误 图/受访者提供然而,相比于李志奇,王浩显得却不淡定。他已经有一年没回过老家了。去年寒假,他跑到安徽大别山做滑雪教练;暑假,他又留在武汉兼职做游泳教练。今年春节,他非常期待能和家人早点团聚。王浩的家乡在河南省新乡市。2月4日一早,他拖着两大个行李箱赶往汉口火车站,一个箱子里装着随身衣物,另一个箱子则装着滑雪板和相关装备。他在去年考了滑雪教练证,想去家乡附近的雪场滑雪。王浩买的是早上9点20分的高铁票,考虑到武汉当天雨雪天气影响等因素,他担心误车,提前到家在汉口的一个朋友家中留宿。“晚上两点多了我还没睡着觉,可能也是因为好久没回家了,很兴奋,很开心。”9点05分,王浩收到短信,列车晚点1小时。他在检票大厅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时不时跑去看看大厅里候车的显示屏是否更新。10点多,显示屏提示,原本晚点的1小时变成了两个半小时。“来一趟也挺不容易的,还拿着那么多行李,我就接着等。”王浩很无奈。十二点左右,王浩并没有等来好消息,显示屏上只出现“晚点未定”四个字。一名志愿者告诉他:“这个车大概率要停运了,从昨晚八点到现在,只有一辆列车从武汉离开,目前武汉就是处于车子进不来,也出不去的状态。”他最终选择退票。为了多份保障,他重新买了2月5日下午一点多的高铁票,以及晚上8点的普快车票。“前面几百辆车等着拖”作为第一年步入社会的“打工人”,张舒对于此次回乡过春节充满了期待,“赚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桶金’,可以发红包了。”张舒购买了2月4日上午10点半前往江苏南通的车票。8点55分,当她走下公交车,准备继续乘坐地铁二号线前往汉口火车站时,收到列车停运的短信。“我当时挺纠结要不要继续过去,但还是想着能早点回家。”她随即又购买了当日下午2点24分出发的车票。由于火车站内滞留人数太多,张舒抵达地铁口时,无法直接进入,需要在列车开动两小时内才能进入车站。煎熬了几个小时后,下午1点半,张舒终于刷卡进入候车厅。然而,她看到显示屏上全部写满了“晚点未定”的提示。面对显示屏上一片红色的“晚点未定”,候车的人们大多显出呆滞、茫然的神情。“我们都不知道要晚点几个小时。”令张舒印象最为深刻的是,她在显示屏上看到一辆去往宜昌东的列车,足足晚点了19个小时46分钟,这意味着,该趟列车的乘客在车站熬了一个通宵。直到下午五点半,张舒一直没等到列车能够出发的消息,手机的电也几近耗干。她拖着行李箱,手里还拎着公司给的年礼,找了火车站附近的酒店住了下来,而一间大床房的价格已经开到了529元。“再住几天,钱包也空了。”她在购票服务网站退票后又买了2月5日上午10点半的车。在湖南长沙工作的陈偲同样没想到,平时开车只需两个半小时就能回到常德老家。由于暴雪天气影响,这一次,她花了近9个小时。2月3日晚上9点,结束工作的陈偲载着丈夫和弟弟,驱车准备回常德过年。最近她一直关注着天气预报,母亲也实时向她远程“播报”常德的雪情。她提前准备了一箱油,几把铁锹,还有几条轮胎防滑链。由于路面已经被积雪覆盖,陈偲不敢行驶过快,一直保持着二三十迈的车速。半路,一辆紧跟着她的车辆却选择左道超车时,和对面车辆发生了碰撞,庆幸没有人员伤亡。行驶到常德境内时,陈偲明显感觉到路面的积雪厚了许多,“我当时方向盘都不敢乱动,全程跟着别人的车胎印记走。”不一会儿,她的车开始陷入空转状态。她和丈夫以及弟弟下车开始安装防滑链,但由于尺寸不合适,在行驶过程中,防滑链全脱落了。而到了桃花源大桥时,她远远望到桥头儿时几辆车已基本都“趴窝”了,路口的交通灯处于红灯状态。祸不单行,陈偲的刹车出现故障。她打电话给拖车公司,却被告知,“前面单子有积压,还有上百辆车在等着拖”。她又托朋友找了一家汽车维修公司来拖车,而价格也比平时翻了一倍。塞满了行李的后备箱,还有一只她买的帝王蟹。路途耗了大量时间,她担心帝王蟹死掉,又联系了母亲,风雪途中,母亲驱车赶来“救援”。回家路上,陈偲看到每隔十几米就有一处塌垮的铁棚,此种景象让她回想起2008年那场雪灾。那时,她只有十几岁,门前的河水史无前例地结冰了,她和兄弟姐妹还在冰面上嬉戏打闹。但相较于2008年,陈偲觉得今年的受灾情况更严重,“我记得2008年没有听说哪个地方压垮了,更多的是水管、电线被冻住。”陈偲也注意到,湖南此次灾情,其实是冻雨造成的。她仔细观察垮塌棚顶上的积雪,发现雪底部全都是一层厚实的冰碴子。“我们这的雪颗粒度较硬,冻在一起,像冰雹里夹着雪,这种类型的雪密度很高。”这也解释了陈偲一开始的疑惑:为什么当地的雪看起来并不厚,却能压塌铁棚子。陈偲的车被拖走 图/受访者提供回到家后,她看到村子的积雪路障已经被清理干净,当地村民还组织前往高速公路救援,他们有的开着挖掘机,有的则开着铲车,帮助归客们早日回家。一路奔波过后,陈偲有些疲惫。她与丈夫本打算今年回丈夫老家河南过年,但这一路上的经历,他俩最后决定留在常德。冰雪路上的互助相比滞留在车站陷入焦虑的乘客和陈偲,另外一些自驾上路归乡的人,在这次冰雪天气中则面对更加艰难的旅途和无法预知的危险。他们在旅途互帮互助,共度险境。2月3日10时,安徽省气象台变更暴雪橙色预警。沿淮淮北、江淮之间北部和大别山区在过去24小时下了一场大雪,局部地区暴雪。2月3日下午2点,阿翔从上海自驾回老家安徽阜阳太和县过年。走高速到安徽蚌埠时,被警车拦下,告知高速路已封,于是阿翔驶离高速,重新导航找省道、县道。一路前行,阿翔明显感觉气温越来越低,地上的雪越来越深,最深处已到膝盖。阿翔跟着前面几辆车小心行驶,“几个拐弯(岔口)都是相同的路线,大家应该都是回家过年的”。路面已被冰雪全部覆盖,车胎极易打滑,阿翔看见有大型货车侧翻在路边,还有两辆轿车险些滑进河里,一旁守着警车。凌晨时分,路上开始拥堵,前面一个司机打开双闪,停车下去打探,阿翔和几个司机也下车查看,见前方一辆车陷入雪里的泥地。当时已经凌晨,气温降到了零下。“如果车没有燃料或电量了,会非常冷。”阿翔说。道路偏僻,叫救援几无可能,司机们心里都没底,阿翔和几位司机便踩在泥地里帮忙推车。半个小时后仍无果,这辆车的电量已经严重不足,司机从后备箱拿出纸箱子垫在轮胎下面,尝试踩油门,但车胎还是一直打滑。一位路过的浙江司机停下来,打了个趔趄,他拿出拖车钩,一头系在泥地的车上,另一头系在自己车上,踩油门启动车辆,后面三个人合力推推,忙活了40多分钟,这辆车终于从泥地里挣脱出来。途中旅客们合力拖起陷入困境的车子 图/受访者提供在众人营救这辆车时,另一辆路过的车也陷进泥地里,车的底盘与路面死死卡住,后面十几辆来车全部挤在一起。司机们纷纷下车围上来,开着车灯和手电筒照明,有人建议众人一起把车抬起来,十几双手出力,车的底盘缓慢离开卡着的地面,其他人又用拖车钩拉在前方拉,终于解救成功。阿翔回忆,当时大家在零下的气温里冻得打哆嗦,但拍拍手互相打气,抓把雪擦掉手上的泥巴,回到各自车里继续赶路。遇到上坡,大家又下来互相推车。在全国多条高速路上,这样的互助场景不断上演。这趟回家之路开了16个小时,凌晨6点,阿翔终于到家,但更多的人却没有这样的幸运。刘丽本来想买火车票从广州回老家河南商丘过年,但连续抢了一个月也没有票,于是她搭乘同学的顺风车自驾回家。在广东上高速时,气温还是20多摄氏度,汽车进入江西后,晚上当地开始下大暴雨,温度骤降,进入湖北境内又开始下冻雨,雨滴落在车窗上迅速变为霜花,遮蔽视线,加上路面打滑,沿途时有车祸发生,她看到“一辆车的车头撞烂了”。得知高速封路后,刘丽一行下高速,重新导航规划线路。一些路不确定能否通行,打12122询问,但始终是占线状态。2月4日下午3点多,刘丽一行堵在一条乡间公路上,前面的司机开始折返,刘丽被告知前方堵车两公里,再往前就是悬崖,她们只好听从建议掉头,重新找路。2月4日下午6点,距离出发已经一天一夜,正常情况下她们本应早已到家,但仍被堵在湖北境内的乡道上。车外白雪茫茫,尽是荒野。这一夜,她和同伴基本无眠,开车的是刘丽同学的丈夫,已经十分疲惫,“现在最想要的是喝上一口热开水”。事故中的卡车司机每一次自然灾害,也考验着相关管理部门的应对能力。2月3日下午6点多,王建东开着一辆重型卡车行驶在湖北襄阳316国道伙牌镇王湖冲水库路段,黑色的天空飘落雪花,路面结着一层冰,王建东尽量压慢车速。突然,迎面驶来一辆电动车,他下意识打了一把方向盘,点了一下刹车,卡车一瞬间失去控制,车头猛地扎进路边的排水渠里。“我当时都蒙了”,等王建东反应过来时,发现车头跟车箱“对折”了,驾驶室一边的车门抵在排水渠斜坡上,另一边车门挤在车箱上,没办推开,他马上找出手机报警。半小时后,两辆交警车开了过来,在王建东的卡车前后立起了标志牌,交警尝试打开车门失败后,打电话叫来吊车。吊车司机用钢丝绳拴住卡车车头,起吊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把车头扳回地面上,王建东得以从驾驶室里钻出来。“这次雨雪的影响超出我们想象。”湖北襄阳伙牌镇派出所所长冯海林告诉界面新闻,2月1日雨雪天气以来,罕见的冻雨让道路大面积结冰,伙牌镇派出所启动一级勤务模式,安排民警24小时上路巡查。冯林海介绍,高速关闭后,大量车辆下高速开到国道上,短时间内国道车流压力陡增,阻塞严重。“铲车白天在道路上清扫积雪,一到晚上温度降下来就要结冰。”冯海林说。王建东是山东人,开了20多年重型卡车,平时经常跑山东到湖北、四川、重庆的路线。这次从湖北襄阳运送一车布匹到山东滨州,价格5200元,他本来就觉得不划算,但刚好顺路回山东过年,也就接下这个单子。这次发生侧翻的国道位置,王建东之前跑过很多次。他从来不跑高速,从湖北开到山东1000多公里,高速过路费要3000多元,还要3000多元油费,为了不亏本,王建东拉货只走国道。这次出车,王建东随身携带了7000元,2月3日当晚,花出去5000元吊车费。多个车身零件损坏,无法启动。那天晚上,王建东就把车停在国道边睡在车里,卡车前后各守着一辆警车。他觉得,这趟出车一开始就不顺利。临近过年本不愿意外出,但家里有90岁的老母亲,一儿一女,还有一个孙子,妻子又是家庭妇女。妻子说家里没钱了,他决定年前再出去碰碰运气。在湖北襄阳,他又迟迟没接到订单,好不容易接到一单价格不高的货,路上又发生事故,“当时我都想死了”。2月4日早上,修车师傅过来修车,换了一个滤清器130元,接个管子花了220元,换了一个离合器650元。头天晚上5000元吊车费几乎花光了王建东全身的钱,他打电话给在山东的妻子,妻子在电话那头哇地一下哭出来,去王建东姐姐家借了5000元打过来,女儿又给他打来1000元。在国道路边修车的这一天,伙牌镇派出所民警给王建东送了三次饭,有牛奶、面包、豆浆、4袋包子,中午送了一份菜,“里面还有肉”。王建东说,他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这也是后来流传在网络上的视频片段。王建东告诉界面新闻,自己跑了20多年车,跟无数警察打过交道,“之前都是要查违章罚款的,这次襄阳警察颠覆了我的三观,很感动。”王建东获救后感动流泪 图/襄阳公安微信视频号截图在河南、安徽和湖北等地,在很多公路沿途村庄,村民自发地为被困旅客免费提供热水和泡面,有些是尚在读书的学生,有些是白发苍苍的老人。够不到的地方,人们就用绳索,将饮食和热水掉送到旅客手中。这些画面被大量点赞、转发。2月4日晚上10点,王建东驶离316国道,他已经在这滞留了一天一夜。他把车开到襄阳汽车城,又花2600元换了个油箱。路上他给接货方打电话,“我说货物完好无损,只是我的车头受损了,对方也没抱怨。”当晚,车在汽车城的地上冻住了,天气异常寒冷,“车里的水都结冰了”,王建东把车停在汽车城里又睡了一晚。2月5日一早,王建东重新开车回山东滨州,途经河南时路况良好,他才松了口气。民警买的包子还剩一包放在手边,“舍不得丢,一定要把它吃完”。(文中阿翔、刘丽为化名)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