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郑永刚遗孀周婷因继承纠纷起诉郑驹关键公司过半数股权已被冻结|独家

时间:05-07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180

郑永刚遗孀周婷因继承纠纷起诉郑驹关键公司过半数股权已被冻结|独家

出品|清流工作室作者|梁耀丹 主编|赵妍“杉杉系”争产大战硝烟又起。近日,清流工作室独家获取的法律文书显示,因法定继承纠纷,郑永刚遗孀周婷已携三名子女起诉“继子”郑驹,并向法院申请冻结郑永刚名下所持的宁波青刚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宁波青刚”)51%股份。宁波青刚是杉杉股份控股股东——“杉杉控股有限公司”(下称“杉杉控股”)的第一大股东,因此被外界视为“杉杉系”争产风波的关键公司。工商信息显示,宁波青刚由郑永刚与前妻周继青各持股51%和49%。截至目前,对于宁波青刚股权因“法定继承纠纷”被冻结的情况,杉杉股份尚未披露过任何公告。留给“杉杉系”的烂摊子或不止一个。此前,“杉杉系”曾隐瞒旗下上市公司吉翔股份第一和第二大股东的关联关系,并将过错归咎于杉杉控股等股东方对关键信息的隐瞒。清流工作室注意到,截至目前,监管部门尚未对该信披违规事项的主要责任人给出结论,但至少4位杉杉股份董事候选人,同期在杉杉控股任职。继承人悬而悬疑相关法律文书显示,周婷及三名子女与郑驹法定继承纠纷一案,周婷等人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申请人以浙商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出具的担保书提供担保。法院经审查认为,该案系法定继承纠纷,因被继承人郑永刚已死亡,故申请人以被继承人的身份,向法院申请保全被继承人郑永刚名下的财产,符合有关法律规定。该文书落款时间是4月10日。4月12日,郑永刚持有的宁波青刚51%股权被执行冻结,冻结期限为3年,自2023年4月12日至2026年4月11日止。自郑永刚病逝后,“杉杉系”继承人问题至今悬而未决。郑驹由杉杉系创始人郑永刚与前妻所生,原本是郑永刚在公开场合谈论的“接班人”。但如今,种种迹象显示,杉杉股份实控人之位或仍留有悬念。今年3月,“杉杉系”首次曝出争产风波。3月23日,杉杉股份公告,选举郑永刚之子郑驹为公司第十届董事会董事长,任期自3月23日起至第十届董事会任期届满之日止。同时根据相关规定,公司法定代表人和第十届董事会战略委员会主任委员同步变更为郑驹。据媒体援引知情人士报道,3月23日当天,周婷出现在会议现场,称该次股东大会是违规和错误的。作为已故杉杉股份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郑永刚的现任配偶及3名亲生子女的法定监护人,她向到场股东表示,基于继承关系,她应当成为杉杉股份的实际控制人。前述媒体报道,周婷表示,董事会擅自审议未经自己审阅和同意的议案并对外发布,是违规和错误的。她认为,董事会的做法对她和子女应该合法继承的财产及权利造成了损害,也违背了郑永刚先生的遗愿;并且,上市公司治理结构与实控人完全脱节,可能对杉杉股份治理结构、规范运作产生重大不利影响,继而引发上市公司合规性风险。周婷曾是第一财经电视台财经主播。根据公开报道,郑周二人在2017年12月正式结婚。此前有媒体报道,近些年,郑永刚、周婷和三个子女在东京都港区购置房产养老居住,周婷的三个孩子也在日本上学。而据清流工作室获得的信息,郑永刚与周婷的其中两名子女国籍为美国,而周婷与三位子女的登记住所均位于上海。对于杉杉股份“争产风波”,上交所3月26日发函,要求相关方妥善处理有关事项、保障公司经营稳定和规范运作。随后,杉杉股份对外释放“双方已建立起正常的沟通渠道”的信号,“内斗”似乎已经缓和。4月19日,杉杉股份披露,周婷已进入杉杉股份第十一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的名单。郑驹也一同进入该名单。目前,该议案已得到杉杉股份董事会全票通过,尚需提交杉杉股份股东大会审议。根据杉杉股份的公告,股东大会召开时间是5月10日。但从前述文书来看,就在周婷跻身杉杉股份董事候选人之前,已就继承问题对郑驹提起诉讼。4月20日,杉杉股份在年报中披露,截至本报告落款日,公司尚未收到任何具有法律效力的书面文件或通知,确认公司新的实际控制人。公司将密切关注后续进展并根据其股份继承情况对实际控制人进行重新认定。隐瞒关联关系主要责任人未决除了继承权纠纷,“杉杉系”还面对此前信披不实遗留的“烂摊子”。事情还得从数年前的“杉杉系”入主吉翔股份的操作说起。2017年12月,杉杉控股旗下公司宁波炬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炬泰”)成为吉翔股份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3.56%。2020年7月,上海钢石收购“陕国投·持盈35号信托计划”所持的9.84%股份,成为吉翔股份第二大股东。当时,吉翔股份公告称上海钢石与吉翔股份其他股东不存在关联关系,亦非一致行动人。到了2021年8月,上交所对上述两大股东是否构成一致行动关系的问题发出问询,吉翔股份也给出了“不构成一致行动人”结论。但这并未完全打消外界的疑虑。随后,有媒体报道,杉杉控股与上海钢石存在董监高人员交叉问题,由此推测两者可能构成一致行动人关系,杉杉控股隐瞒了与上海钢石的关联关系。不过,吉翔股份发布澄清公告再次予以否认。2022年8月初,在交易所指出上海钢石实际控制人吴军辉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郑永刚的外甥女婿后,并提醒需依据“实质重于形式原则”进行核查,吉翔股份仍回复前两大股东不构成一致行动人。2023年1月,事情迎来了转折。吉翔股份披露公告,承认上海钢石为公司间接控股股东杉杉控股实控企业。根据公告,上海钢石为杉杉控股实控企业,名义股东为吴军辉和宋晓玉两人。其中,吴军辉为杉杉控股实控人郑永刚的姻亲(外甥女婿),宋晓玉曾在杉杉控股长期担任人事工作。上述二人根据杉杉控股指示行使对吉翔股份的股东权利。在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中,吉翔股份将过错“甩锅”给杉杉控股和上海钢石在内的股东方,表示“前期核查过程中对股东方提供信息未予保持足够审慎,致使前期信披在股东关系的认定存在疏漏。”吉翔股份在前述公告中还透露了隐瞒关联关系的动机——在上海钢石2020年受让“陕国投·持盈35号信托计划”持有的吉翔股份股权后,实际存在一致行动关系的控股股东宁波炬泰与上海钢石合计持股将超过30%,其理应触发杉杉系的要约收购义务。事实上,不仅是吉翔股份,“杉杉系”旗下另一上市公司杉杉股份此前也多次回复监管问询,否认上海钢石与与杉杉控股存在一致行动或关联关系。4月20日,杉杉股份对上交所1月份出具的《关于宁波杉杉股份有限公司信息披露相关事项的监管工作函》作出了回复。在这份回复公告中,杉杉股份仍旧将信披不实的过错“甩锅”给股东方。杉杉股份称,“公司已尽最大可能采取了能实施的核查方式及手段,以核实两者之间的关系,履行了勤勉尽责的义务,但基于核实方式和核实路径受限以及股东方对于关键信息的隐瞒,导致前期杉杉控股及上海钢石的一致行动关系信息披露不实,对此我们深表歉意。”与此同时,清流工作室注意到,截至目前,这场“信披乌龙”主要责任人仍未确定。根据杉杉股份最新披露的说法,“鉴于监管部门已介入吉翔股份的相关股东了解核实情况,相关主要责任人的结论认定,应以监管部门核实后的结论为主,公司将积极保持与监管部门的持续沟通,第一时间将核实结果和处理意见回复交易所。”值得注意的是,在杉杉股份“甩锅”给股东的同时,杉杉股份董事长郑驹、副董事长庄巍、董事兼总经理李智华、董事兼时任副总经理杨峰等人,均在同一时期在控股股东处担任职务。其中,郑驹在杉杉控股担任董事长、总裁;庄巍、李智华、杨峰则担任杉杉控股董事。而在杉杉股份最新披露的董事候选人名单中,郑驹、庄巍、李智华、杨峰的名字都赫然在列。与此同时,立信会计所在回复上交所监管工作函中提到,其2021年6月应交易所要求对相关事项核查时,曾“访谈杉杉控股总裁郑驹,取得相关确认函”。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