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市值蒸发超百亿至退市图森未来还有未来吗?

时间:01-29 来源:最新资讯 访问次数:24

市值蒸发超百亿至退市图森未来还有未来吗?

三个月实现股价翻倍,三年走向退市。昔日的无人驾驶卡车独角兽不复往日荣光。 近日,“无人驾驶第一股”图森未来发布公告称,公司自愿将公司普通股从纳斯达克退市,并终止其普通股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注册。公司将于1月29日前后,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资料,取消普通股的上市资格,并注销普通股的注册资格。预计其在纳斯达克的最后交易日将是当地时间2月7日。 关于退市原因,图森未来表示,自公司于 2021 年首次公开募股以来,资本市场发生了重大转变,部分原因是利率上升和量化紧缩,其估值和流动性下降,股价波动性明显加大。由董事会成立的特别委员会认为,保持上市公司身份的成本已超出收益,私营公司比上市公司能更好地转型,退市更符合股东和公司的利益。 近三年间,其烧掉了11.32亿美元却没烧出市场认可的技术火花。在经历了技术做空、卡车事故、创始人被踢出局及因财务问题收退市警告后,图森未来似乎放弃了通过并股等方式拉高股价活下去的意愿,最终选择退市离场。截至2024年1月22日,其每股收盘价报0.4386美元,上市以来跌幅98.90%,目前总市值约1.01亿美元。相较其巅峰时期超160亿美元的市值,三年蒸发了99%。 “无人驾驶”第一股的高光时代 图森未来诞生背后是两位天才创始人,侯晓迪和陈默。 侯晓迪本科就读于上海交大,大三就发表了高引用论文,在加州理工获得计算与神经系统博士学位,创立的基于频域的视觉注意机制理论是近10年来在视觉注意机制最有影响力的研究,计算机视觉领域全球华人博士中单篇学术文章被引用最多的作者,最终以“技术天才”的角色成为图森未来的联合创始人兼CTO。 陈默14岁移民加拿大,20岁回国创业,在创立图森未来之前,他曾有过三次创业经历,从“苍穹广告”、“深蓝兄弟”到“车国网”,10年创业史遍布户外媒体、游戏等,后成为公司联合创始人兼执行主席。 创业是志同道合的人携手并进,技术脑与商业脑一拍即合,又吸引了一批计算机和AI领域的专业人才,如技术大神郝佳男作为首席架构师。以及2019年加入的CFO吕程也曾在KCA Capital、中信资本等任职。图森未来一路乘风破浪逐渐走进聚光灯下。 2015年,图森互联科技公司诞生;2016年,正式转型为图森未来,致力于无人驾驶技术研发与应用。其主营业务是面向全球提供无人驾驶卡车货运服务,商业版图也从美国加州圣迭戈、中国北京,到上海、河北和美国亚利桑那州图森,五个地区设立研发应用中心。 发展之快可谓一骑绝尘,2016年9月,在自动驾驶算法评测中获得多项世界第一。同年11月,图森未来在上海举行L4 无人驾驶货运卡车全国首次公测。2018年,图森未来拿下了国内第一张卡车自动驾驶公开道路牌照。 高科技一直是资本圈公认的宠儿,图森未来这种致力于自动驾驶的人工智能企业更是受到追捧。上市前,新浪、英伟达、UPS、Navistar、大众集团TRATON以及鼎晖投资都是它的投资人。 图森未来也没有让股东失望,2021年4月16日,其成功登陆纳斯达克,成为“全球自动驾驶第一股”。上市首日,IPO发行价为40美元/股,市值达84.91亿美元。值得一提的是,占总股20%最大机构投资者新浪最高一笔投资回报超200倍。 同年,陈默和侯晓迪上榜《2021胡润U40青年企业家榜》,分别位列第32位、35位。 星辰大海步履维艰 从上市第一股到退市,图森未来经历了冰与火的三年。 其成立初期,陈默算了一笔账,要实现在乘用车赛道赚钱,可能需要500亿美元,而无人驾驶卡车货运赛道,仅需10亿美元。由于卡车应用场景没有乘用车复杂多样,自动驾驶技术更易落地,加之研发相对更省钱,图森未来直接瞄准了自动驾驶卡车,这看起来更好实现商业化的细分赛道,并将“L4级自动驾驶技术+卡车”作为定位。 据了解,自动驾驶技术分为多个等级,L4级是高度自动化,在限定道路和环境条件下,由车辆完成所有驾驶操作,驾驶员无需保持注意。但无人驾驶行业高度依赖研发,烧钱是发展的主旋律。据其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0年,图森未来营收逐年增长,分别为9000美元、71万美元和184.3万美元。但高额研发费却蚕食了利润,期内,其研发支出分别是3227.8万美元、6361.9万美元、1.32亿美元。净亏损也逐渐走高,分别为4503万美元、8488.3万美元、1.78亿美元。 财报显示,自2021年上市至2022全年,图森未来营收分别大幅增长至626.1万美元和936.9万美元,但并没有扭转亏损趋势,2021年净亏损一度高达7.33亿美元。2022年有所收窄但仍达4.72亿美元。主要原因仍然是研发费用也在成倍增长,两年研发费用分别为2.87亿美元、3.52亿美元。至2023年Q3,其营收同比下降95.91%至30.7万美元,同期的总成本(研发、销售及营业成本)同比下降31.63%至2.38亿美元,亏损有所收窄,净利润-2.21亿美元,同比上升33.86%。 上市后,图森未来凭借融资大力增加研发投入,但数以倍计、直线上升的成本也是一把悬在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究竟是侧重放慢脚步稳健运营还是趁胜追击扩大投入,困扰过许多上市企业。据36氪《2023年中国自动驾驶行业研究报告》,2022年国内自动驾驶领域相关融资153起,对外披露的融资总额近300亿元。与2021年相比,融资事件数量有所增加,但累计融资金额大幅下降,融资总额从近760亿降至300亿,同比下降60.5%。 无人驾驶领域似乎也遇到了瓶颈,资本市场投资开始趋于理性。2022年3月路透社曾报道,没钱可烧的图森未来计划忍痛出售亚太业务。随后两个月宣布大幅裁员30%以降低成本,同期又因没按规定时间披露财报收到了退市警告。 有业内人士表示,图森未来的高层动荡,也是加速公司走下坡路的重要原因。 外忧未解 内斗不断 2022年3月,图森未来发布公告称,吕程辞去公司总裁、CEO和董事会成员的职务,创始人陈默也辞去执行董事长一职,但将继续担任董事会董事。任命公司联合创始人、首席技术官、董事会成员侯晓迪为董事会主席、总裁和CEO。随后又有多位高管相继离职。 高层震荡持续到10月,图森未来在发布第三季度财报之际,宣布公司董事会已终止现任CEO、总裁、CTO侯晓迪的职务,同时免去侯晓迪董事会主席的职务。 随后侯晓迪联手陈默、吕程三人联合用多数股权投票权,使得侯晓迪成为公司董事会的唯一董事。但创始团队没有大获全胜,且代价惨重。陈默和吕程回归分别担任董事长、CEO,而侯晓迪仅保留董事席位。对于高科技公司,技术创始人的离开并非好事。 2023年3月,侯晓迪宣布辞去图森未来董事会的职务。同期图森未来发布公告称,侯晓迪离职前公司正在进行有关他的内部调查,主要围绕其试图引导图森员工离开并加入其新公司。随后,侯晓迪发文回应其认为调查是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针对我在多项决定上的分歧而发起的报复。 经营理念产生分歧,利益也难以协调一致。隔阂不止、内斗不断,曾经的志同道合携手并进,最终还是分道扬镳。 更早前,图森未来还经历了做空及技术事故等问题。 据悉,2021年8月,一份质疑图森未来研发的L4级自动驾驶卡车技术是骗局,股价因此暴跌50%。2022年4月,一辆配备图森未来自动驾驶技术的卡车在美国I-10公路上突然左转,撞上路边的混凝土路障。图森方面称这是一起人为操作失误造成的事故,但随后《华尔街日报》披露,该起车祸事故应归咎于图森未来的自动驾驶(AV)系统,引发热议,矛头指向图森未来将整个事故归咎为人为错误是一种误导。 持续不断的净亏损,高额的研发支出,管理层内斗下震荡不安,以及市场环境下行业遇冷的外因,都使得图森未来抓不住救命的稻草。工业革命需要的不仅是烧钱,还有时间。 不久前,王传福在比亚迪梦想日称比亚迪未来将投入1000亿元布局智能化。其认为,“智能驾驶和无人驾驶经常被混为一谈,但实际上是两回事,完全不一样。无人驾驶是忽悠,因为它从法律法规还是技术来看,都还不具备落地的条件。” 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无人驾驶汽车行业市场规模为258.5亿元,预计2025年有望达到1299.7亿元。2022年中国无人驾驶汽车行业市场规模为100.4亿元,预计2026年达到391.2亿元。 有业内人士表示,企业也应从此前追求一步到位转变为提高科技成果转化的商业落地效率。资本市场对无人驾驶的投入也更加理性的情况下,商业化落地成为主要投资方向。 作者:郑皓元、闫嘉宁 主编:陈俊宏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最新资讯